当前位置: 首页 青春热点

每一次敬礼都是爱的形状

发稿时间:2017年06月21日 编辑:青岛港湾职业技术学院团委宣传部——颜佳奇,董科志 来源: 青岛港湾职业技术学院团委宣传部

每一次敬礼都是爱的形状

当我喊出那声敬礼,心里又乱了。

       明知道不是生离死别,偏偏有种再见来不及挥手的感觉,就像小时候把糖给了弟弟,嘴上说着“因为我是哥哥”心里却疼得要命。甚至长大成年之后,面对即将或已经失去的种种,故作大方的同时内心饱受煎熬。有些时候是自己作的,比如爱情,友情。当然,有些是本不该有,注定要失去,没办法挽留,是无力去改变的。

 

        高三一整年,除了学习,就干了一件事——撩妹。从没有那样喜欢过一个人,在不合适的年纪,碰到了想要照顾一辈子的人。直到现在,仍然无法理解当时的我哪来的勇气,其实无非是感动了自己,我干了你随意。高考结束那天,是最后一次见面。那晚,我自己喝了无数瓶酒,但是头脑反而更加清醒。半夜十二点,我打电话给朋友。我第一句话是“妈的老子失恋了”,他第一句话是“你们都没恋过失的哪门子恋”。70多天后,在机场的候机厅,我想到了虚度的时光,想到了爸妈的嘱托和希望,想到了她。于是,我朝家的方向敬了个礼。

 


退伍前一个月,连队的气氛就像兰州的夏天,又闷又热。我们二年兵每天必做的事,就是翻着日历掰着指头数日子。有一次夜班执勤,忙活完了已是凌晨三点,我习惯性的站在二楼大厅看星星,那是兰州的海,每一颗都像是她的眼睛。走的那天,平时凶凶的连长哭着和我拥抱,刚批评过我不久的班长哭着和我说“对不起”,自己带过的新兵抓着我的胳膊说“班长别走”。我一一握过他们的手,一次次拭去他们脸上的泪。一个小时后,在火车站的候车厅,我想到了和大家一起奉献过的两年,想到了连长和班长说的那些话,想到了带不走的星星。于是,我朝连队的方向敬了个礼。

 


本以为,自己也算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了。经历过太多的离别,在这种煎熬中成长,炼的是自己的心和血。奈何我相信感性至上,我没办法不让自己去想。


 

下午,我的骨干生涯戛然而止,

一切都曾有预期,等发生了却措手不及,

跟从前如出一辙。

我真的说不出多么好听的话去歌颂和怀念,

我讨厌故作大方的同时内心饱受煎熬,

我甚至都没想好下周六该怎么过,

一切都结束了。

再见,我的骨干培训团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那么,就让我给你敬个礼吧。           


顶部 微信二维码 底部

扫描二维码下载
“中国青年”移动客户端

扫描二维码关注
“青年之声”微信